SLI 中的心理理论:与语法的联系,与 ASD 的比较。



文献: Durrleman, S., Burnel, M., & Reboul, A. (2017). Theory of mind in SLI revisited: Links with syntax, comparisons with AS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nguage & communication disorders, 52(6), 816-830. https://doi.org/10.1111/1460-6984.12317

论文原文


1.背景介绍

社交互动成功的一个基本要素是理解他人所说和所做的大部分是由他们的内部心理状态推动的,例如他们的意图、欲望和信仰 (Astington 1993,Astington & Dack 2008, Watson et al. 1999, Wellman 1990)。对他人信念的理解是心理理论(ToM)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经常通过“错误信念”(FB)任务进行评估。这些任务要求儿童预测或解释被误导的主角的行为,能成功地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认识到这种行为将由主角对世界的心理表征决定,而这种表征可能是不准确的。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在执行这种心理任务时会有持续的困难(Baron-Cohen等人,1985年,Happé 1995年,Naito和Nagayama 2004年,Yirmiya等人,1998年),这被认为缺乏对他人心理状态的直观理解,这可以解释他们的一些社交障碍。 在典型发育(TD)儿童和ASD中,较好的语言水平和FB能力之间已经建立了联系(Astington和Baird 2005:298–318,Fisher等人2005,Happé 1995,Tager Flusberg 2000)。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语言的特定子成分,如心理状态术语的词汇,对信念推理很重要(Olson 1988),而其他人则认为,句法,特别是补语句法,在获得FB技能中起着特殊的作用,因为“如果没有补语,儿童就无法记住判断信念内容真假所需的结构”(de Villiers 2007)。补语的特定句法和语义属性使补语可能作为处理其他思维的工具,例如: **John says/thinks [that the earth is flat]**括号中的内容是假的,而整个句子可能是真的。

虽然包括SLI在内的语言障碍儿童在补语从句方面存在持续的困难(Tuller等人,2012年Steel等人,2016年),并且补语从句能力成功预测了该人群在语言需求FB任务方面的表现(de Villiers等人,2003年Miller,2004年)。但是两者之间的联系可能是由于补语所产生的附带现象。补语能力测试和语言需求型FB任务测试都对复杂语言能力有要求,例如两个测试都包括相似的句法测试(Where will X look for Y)。Miller (2004)已经指出这个研究的缺陷,并做了一项研究补语能力与最低限度的语言任务FB评估之间的关系,来试图阐明这个问题。这项研究做了以下实验设计:**要求孩子们观看一段两个人换位置场景的视频的表演,没有对话或叙述,然后要求他们选择两张照片中的哪一张显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结果为单独的SLI数据没有揭示FB和补语之间的显著相关性。然而,这可能是由于样本量太小(N = 15),所以这个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此外,对补语的评估包括很多认知动词(思考、相信、知道、猜测等。)因此,也造成了ToM和补语之间关系的混淆。因此,需要更多的工作来阐明SLI的补语和ToM之间联系。 一项早期研究(Colle等人,2007年)发现,在社会经济地位和性别相当、语言水平在2岁左右或更小的SLI儿童(N = 15)和ASD儿童(N = 12)之间的FB表现存在显著差异。因此,作者Colle等人认为,这种非语言的ToM任务是区分这些人群的一种非常好的工具,因为自闭症患者会受到ToM特定损伤的影响,而在SLI,如果ToM任务的语言需求较低,ToM将不受影响,表现将是正常的。 在SLI(特殊语言障碍又叫发育性语言障碍)儿童中,补语和低言语需求ToM任务之间还没有显示出来统计学显著联系,他们在这些任务中的表现还没有与具有类似补语能力的自闭症儿童的表现进行比较。也需要了解不同类型的补语对ToM的影响。如果补语与FB推理能力密切相关,那么根据语言决定论的观点(de Villiers和de Villers 2000),即使FB任务是最低语言限度的任务,这些群体也应该表现相似。因此,本文针对以上问题展开了研究。

2.研究目的

首先,在一个比Miller (2004)更大的SLI儿童样本中评估补语与FB之间的关系,并采用更纯措施评估来补语,确定当用最少的语言评估FB时,这些补语结构的能力是否与FB成功相关。 第二,当ASD(自闭症谱系障碍)或TD(典型发展儿童)的补语能力与SLI的补语能力相匹配时,他们的ToM是否相似。第三,探索在不损害整个句子的真实性的情况下传达虚假的补语,如交流动词的补语,是否比不具有这种性质的补语,即感知动词的补语,对FB影响更大。

3.研究方法

通过评估SLI人群中最低言语需求信念推理任务与补语能力之间的关系,并比较SLI与先前研究中具有类似补语句能力的ASD儿童的ToM表现。

3.1 被试

参与者包括20名SLI儿童(6.5-11.7岁,平均年龄9.2岁),30名TD儿童(4.9-11.8岁,平均年龄8.0岁)和34名ASD儿童(6.9-14.4岁,平均年龄10.6岁)。所有组都具有相似的言语认知水平,临床组也具有相似的补语能力。为了研究顺利进行,所有的参与者必须能够产出和理解简单的句子。

3.2程序

通过图片排序任务(Baron-Cohen等人,1986年)对儿童进行了交流动词补语(de Villiers & Pyers,2002年)和感知动词补语(Poltrock,2010年)以及低语言ToM评估。

a.交流动词补语

评估带有交流动词的补语句子的任务(改编自de Villiers和Pyers 2002)包含10个故事,通过电脑屏幕上的两张照片阐述,随后是一个测试问题(1)。使用现在时态而不是过去时态将这些翻译成法语,因为已经发现过去时态对于患有SLI和ASD的儿童来说是困难的(Leonard 2007,Roberts等人2004): (1)女人说浴缸里有一只蜘蛛(实验者指着第一张图)。但你看,只是头发(实验者指着第二张图)。她说浴缸里有什么(实验者指回第一张图)? 每个正确的回答得一分,最高分为10分。

b.感知动词的补语

通过真值判断任务(Poltrock 2010),测试儿童对与矩阵动词voir(‘to see’)一起出现的补语从句的理解。把木偶Rodrigo呈现给他们,并要求参与者在木偶说对了的时候告诉他“是”,在木偶说错了什么的时候告诉他“不是”。总共有12个句子,其中一半的句子与图片中显示的内容准确匹配(当句子2伴随着图1中显示的图片时就是这种情况),而另一半不匹配(例如,当图1中的图片与(3)中的句子配对时)。

图1

(2)大象看到老鼠正在踢足球。 (3)大象看到老鼠正在开车。 在测试之前,先进行热身,向儿童展示任务中的人物,确保被试理解如何在不受补语干扰情况下来解读中心人物凝视的方向(例如,鸭子看到了老鼠)。所有的孩子都顺利完成了热身任务。

c.低言语需求ToM

用最少的语言需求来评估ToM任务包括对图片进行排序,以讲述一个由四张卡片组成的故事,第一张卡片总是由实验者放下(Baron-Cohen et al. 1986)。然后,这个孩子按照预定的顺序拿到了剩下的三张牌,并告诉他:“按顺序来。”共有两种类型的故事,第一种描述了故事发生的原因与结果,从而确保儿童可以适当地排列卡片顺序来讲述故事,而不进行信念推理。在这项任务中,儿童的表现一般处于最高水平。其中表现不佳的儿童分别是:一名TD儿童得分为5/6,一名SLI儿童得分为4/6,两名ASD儿童得分为4/6和5/6。 另一种类型的故事,称为“有意”条件,是关键的测试条件,因为为了将卡片排列好,孩子必须理解其中一个故事中的角色的错误信念。按照BaronCohen等人(1986年)使用的方法,我们将孩子的回答分为完全正确(2分)、部分正确(最后一张图片放在最后)(1分)或不正确(0分),每个条件的最高分为6分。

4.研究结果

在SLI组中,低言语需求的ToM与句法上的相关性不显著(τ(19) = 0.23,p = 0.20),与词汇上接近有相关性(τ(19) = 0.34,p = 0.06)。低言语需求的ToM与带有交流动词的补语呈显著相关(τ(18) = 0.42,p = 0.03),与带有感知动词的补语接近有相关性(τ(19) = 0.39,p = 0.05)。 因为非语言推理与词汇(τ(19) = 0.47p = 0.004)与交流动词补语(τ(18) = 0.35,p = 0.04)和与感知动词补语(τ(19) = 0.56,p = 0.002)之间也有显著的相关性。因此,在对非语言推理进行了部分Kendall 相关控制。在控制了非言语推理的影响后,低言语需求TOM与交流动词补语的相关性仍然具有统计学意义(τ(18) = 0.33,p = 0.05),而与词汇和知觉动词补语之间的相关不再具有显著性。

5.讨论

此研究结果证实了补语句法,特别是具有独立真值的补语(交流动词补语),在SLI的信念推理中发挥着特殊作用,不受一般语言能力的影响,这与语言决定论的预测一致(de Villiers and de Villiers 2000, 2009)。并且,在这次研究中的SLI与具有相同补语能力的ASD组和DT组的低语言需求ToM任务表现相似。因此,ToM能力可能在各类人群中都与补语能力错综相关。 SLI组合之前研究中的ASD组的一个不同是,ASD组在控制了非言语能力后,感知动词补语与低语言需求ToM之间仍具有相关性。这可能是由于方法上的问题所导致的:第一、尽管我们选择了一个用于学龄前TD的任务 (Poltrock 2010),但是SLI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对于被试来说是非常容易的。因此这就导致了测试结果的得分比实际偏高。第二,这项分析中所包含的SLI样本(N=20)少于ASD样本(N=31)。因此,统计上显著的相关性在SLI组中没有出现,而在ASD组却出现了。但是这依然显示了知觉动词补语(允许嵌入错误命题的补语)在ToM中的不占核心作用(相对于交流动词补语(独立真值补语)来说)。事实上,即使在ASD组中,知觉动词补语与低语言需求ToM之间确实存在相关性,但多元回归分析显示,交流动词补语仍然是ASD低语言需求ToM表现的较好预测因子(Durrleman et al. 2016: 116-117)。 虽然在此进行的补语与FB之间关系的相关性分析并不能证明因果关系,但它们与之前对TD (de Villiers和Pyers,2002)和ASD (Tager-Flusberg和Joseph,2005)的纵向研究以及对TD的训练研究(Hale和Tager-Flusberg,2003,Lohmann和Tomasello,2003)一致,表明补语技能的提高会影响ToM,但反之亦然,正如语言决定论理论模型所预期的(de Villiers,1995)。 这对临床实践具有重要意义,未来的工作应寻求确定包括SLI在内的不同病因造成的ToM延迟是否可以受益于旨在加强特定补语形式的补救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