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在追踪任务中表现出完整的生命性感知能力


1. 参考文献

Vanmarcke, S., van de Cruys, S., Moors, P., & Wagemans, J. (2017). Intact Animacy Perception During Chase Detection in ASD. Scientific Reports, 7 11851. http://doi.org/10.1038/s41598-017-12204-x

2. 研究背景

心智理论认为ASD患者缺乏推断自己和他人心理状态的社会认知能力,而ASD患者在相关任务中的良好表现似乎与该论断不符。两者之间的矛盾表明我们需要使用更为严格的范式,从而更好地评估自闭症患者的社交障碍。本研究使用变量控制较为严格的追踪范式,探讨患有和不患有ASD的青少年进行社会推理的能力。

3. 研究方法

a. 被试

两组年龄、性别和智商分别匹配的ASD组和TD控制组。智商是通过WISC-III的子测验估算的,还完成了荷兰社交反应能力量表(SRS:the Dutch Social Responsiveness Scale),以全面评估ASD患者的个体和群体水平差异。所有被试视力正常或矫正。

b. 材料和过程

在试验开始前会倒数2秒。屏幕上显示四个相同的点,其中两个点总是随机移动,另外两个点可能会成为追踪(狼)或被追踪(羊)的角色。显示时长为3000毫秒。在有追踪行为的试验中,狼会追踪可以看见的点中的一个;在没有追踪行为的试验中,狼追踪看不见的第五个点,因此两者之间唯一区别是被追踪的羊在显示屏上是否可见。我们使用了三种不同的追踪角度:15°、45°和75°。每次试验结束后,点会从屏幕上消失,被试在没有时间限制的情况下,必须指出试验是否包含追踪行为。如果被试正确指出了追踪行为,还要通过单击鼠标来表示在计算机屏幕上最后看到的羊的位置。这样做是为了不让被试乱猜。 所有被试都必须完成三种条件的追踪感知任务:(1)在基线条件下,只改变追踪偏离角度;(2)在社交性提示条件下,给点加了眼睛,狼的眼睛始终朝向羊,也存在三个追踪偏离角度;(3)在非社交提示条件下,同时改变狼和羊这两个点的颜色,也有三个追踪偏离角度。每位被试进行75次试验(三种情况各25次,其中20次追逐和5次不追逐)。每种条件都有6次练习机会。

4. 数据分析

使用一般线性混合模型(GLMM:General Linear Mixed Modeling)分析了准确率得分,将被试(FSIQ,SRS和年龄)和任务(测试顺序和有无追逐行为)作为可能的协变量。

5. 研究结果

所有被试都能够完成追踪感知任务。偏离角度的显著主效应表明所有被试都在狼的追踪方向偏差较小或直接接近目标时准确率较高。与基线条件相比,还发现了将社交提示的显著主效应,但没有发现非社交提示的主效应,说明所有被试都在有社交提示的情况下准确率较高。没有发现三种条件下的显著组间差异,这表明ASD组和TD组使用社交和非社交提示方面没有差异。此外还发现了组别与偏离角度之间的交互作用:与TD组相比,ASD组在偏离角度为15°时表现较差,在45°时相似,在75°时表现更好。 最后,我们发现年龄对被试的表现有显著影响。无论有无ASD,年龄较大的孩子的追踪判断能力要比年龄小的孩子更好。

6.讨论

A.结果表明追踪偏离角度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追踪判断能力,在目标方向追踪的试验中TD组的表现略好,这可能表明与ASD组相比,TD组对生命性具有更强的自发性解释。随着追踪偏离角度的增大,隐性的社会推理不再能够说明追逐行为,对追踪行为的关注逐渐转变为检索策略。 B.被试的追踪判断能力只有在提供明显的社交线索时才会提高,但如果提供的是不明显的非社交线索,追踪判断能力不会提高,这表明生命性感知对视觉细节有较高的要求。 C.患有和不患有ASD的青少年在使用社交和非社交提示方面没有差异。关于这一发现的解释:社交提示可能被ASD个体解释为明显的、低水平的刺激信息。由于他们的注意力机制更关注细节,可以整合或跟随不同点的运动轨迹,可能能够感知到环境中相应的变化(“眼睛”的方向)。ASD组在非社交提示条件下没有表现出追踪感知能力的提高,可能与他们对颜色变化的感知能力较差有关。 D.与TD组相比,ASD组的表现与追踪偏离角度的相关程度较低,可能与他们在复杂的视觉检索任务中的能力增强有关。有研究发现在更困难的追踪试验中,ASD的在视觉检索能力增强尤为明显。 E.最后,另一种解释根据合理性原则说明了两组表现不同的原因。它指出若要被视为有生命性的主体,该主体的效率必须是最大化的。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被试只有在狼持续向目标方向运动时才能够感知到追踪。因此,ASD组在追踪角度偏离较大的情况下表现较好,可能表明他们的追踪感知较少受到理性原则的限制。

7. 研究的不足

ASD在任务中的良好表现与其社会认知障碍相矛盾。因此无法认同追踪范式是一种很好的自发性社会推理的测量方式。研究中的社会和非社会提示条件可能也存在问题。例如,狼的“眼睛”始终朝向羊提供了一定的空间信息,但在非社交提示中的颜色变化不会提供这种空间信息。因此,未来研究应限制社交提示和非社交提示的不同程度,例如可以提供社交性显著和社交性中立两种条件。